• 内容部分

作者:admin 2021-04-21 13:54 浏览

图片

8634字8图,阅读大约需要15分钟

文章首发于猫哥的视界(maogeshijue),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日韩意大利伊朗爆发新冠病毒疫情之后,美国疾控中心上调对新冠病毒严重性的评估:新冠病毒向全美社区蔓延只是时间问题。

消息传出全球资本市场再次暴跌。

新冠病毒的蔓延已经搅动了全球局势,为百年未见的大变局增添了更多的变数。

我一直有个观点,人类对大自然一定要有敬畏之心,不要以为人类在这个星球占据生物链的顶端就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今天我给大家讲述一段历史,一段病毒影响的历史。

1 病毒与非洲

15世纪,因为奥斯曼土耳其的崛起导致了丝绸之路的断绝,为了获取东方的茶叶、瓷器与丝绸,欧洲无数冒险家们奔向大海,企图从海上找到一条通往东方的商路,从而开启了欧洲历史的大航海时代。

图片

大航海时代产生了地理大发现,欧洲冒险家通过地中海航线首先来到非洲,然后才是美洲。

但是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从15世纪到19世纪中叶,整整400年的时间里,欧洲殖民者只占据了非洲沿海的一些据点和近海的岛屿,而在地理位置更远的美洲却占据了大片的土地。

这里引用一组《非洲史教程》的数据(华东师范大学1990年出版),截止到1876年,欧洲殖民者仅占领非洲10.8%的土地,与此同时却占据了美洲27.5%、亚洲51.5%、大洋洲100%的土地。

为什么欧洲殖民者对近在咫尺的非洲富饶的土地视而不见,反而热衷于去殖民占领距离更远的美洲、亚洲的土地?

是病毒!

病毒阻挡了殖民者的脚步。

非洲是一块以高原为主的“高原大陆”。气候上以热带雨林、热带沙漠气候为主,总之就是要么热要么潮,要么又热又潮。这样的环境与气候条件,不仅是野生动物的天堂也是微生物的天堂。

从人类历史来看,全世界最厉害的病毒几乎全来自于非洲。

图片

天花,源于埃及;马堡病毒,源于乌干达;拉萨热,源于非洲;西尼罗河脑炎,源于非洲;登革热,源于非洲;HIV,源于非洲;埃博拉,源于非洲;

在19世纪中叶之前,人类医学还很落后,对于微观世界的认识基本为0,非洲对于欧洲殖民者简直就是一个被诅咒的瘟疫之地,即使是身体强壮的冒险家,只要深入非洲大陆,总会患上一些莫名其妙的热带疾病而死去。

即使到了19世纪中叶,在非洲沿海据点驻守的殖民者的死亡率也高得惊人。1787年—1850年到西非旅游以及定居的欧洲人死亡率为43.3%;1816年—1836年,在塞拉利昂服役的英军士兵死亡率也高达40%。

病毒就是非洲大陆的守护神,阻挡了欧洲殖民者的脚步整整400年。

但是更吊诡的事情发生在另一片大陆。

2 病毒与美洲

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这个时候美洲大陆原住民(以印第安人为主)约有3000万人,随着欧洲殖民者远远不断涌入美洲大陆,美洲大陆的原住民以惊人的速度减少。

到了16世纪末,仅仅过了一百年,美洲大陆3000万原住民就只剩下100万!

是什么原因导致美洲大陆原住民迅速锐减?

同样是病毒。

欧洲殖民者携带的病毒(以天花病毒为主)成了消灭美洲土著的大杀器。

病毒保护了非洲,却摧毁了美洲。

那么,为啥欧洲殖民者成为病毒的携带者?

这里给大家讲一下历史上欧洲人的卫生习惯有多么糟糕。

按:在20世纪之前,欧洲人有两大恶习——千年不洗澡,随地大小便。我们一个一个来说。

首先是千年不洗澡。

在中世纪之前,欧洲人还算是正常的人类,古罗马贵族就有沐浴的习惯,后来阿拉伯的沐浴文化,维京海盗的桑拿习惯都传到欧洲,让沐浴成为一种文明的生活方式。

14世纪之后,这种爱洗澡的良好风气,就在欧洲戛然而止了。

主要原因则是黑死病。

从14世纪初期开始,一场黑死病在全欧洲范围内蔓延,夺去了三分之一欧洲人的性命,《十日谈》就是成书于这一时期。

浩劫之后,犹如惊弓之鸟的欧洲人们到处找原因,洗澡也不幸名列其中。

那时的医生们认为:水会削弱器官的功能,洗热水澡时毛孔完全张开,有毒空气就会进入身体。所以洗澡越多,越容易染病,只有不洗澡才能健健康康的,如果身上有一层厚厚的污垢,更是能够抵抗疾病侵袭!

于是,在对黑死病的恐惧和教会的宣扬之下,欧洲人终于进入了一个全民不洗澡的“臭气熏天时代”。

曾经生意兴隆的公共浴室,全都被火速关闭,人们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沾水。

洗澡被当作一种酷刑和医疗手段,大家脑补一下这样的一个画面:一个彪形大汉狞笑着提着一桶水走向一个索索发抖的男人,后者满面惊恐的看着那桶水,嘴里喊道“不要给我洗澡,你要什么我全答应……”

那个时代欧洲贵族们每天早晨用一块干燥的白布擦擦脸,但是绝对不用水洗,哪怕是到了17世纪的法王路易十四统治时期,如果没有医生的吩咐,最爱干净的法国贵妇人每年也仅洗两次澡,平时主要用干毛巾擦身。

法王路易十四本人也要在医生的指导下谨慎地沐浴,从1647年到1711年的64年间才洗过一次澡。

在法国,“整个贵族阶级,甚至包括国王身上的臭气都像猛兽一样,王后的气味又像一只老山羊似的,夏天和冬天都是如此。”

大家现在知道为啥法国香水产业这么发达,因为在一个不洗澡的民族而言,香水就是刚需啊。

从16世纪到19世纪,油画那些优雅的欧洲贵族,美貌的淑女其实都是皮肤充满污垢、头发里爬满虱子臭气熏天的邋遢鬼,全仗着香水来解决问题。

然后是随地大小便。

在古代欧洲,从贵族到普通人都有随地大小便的习惯。只有极少数高级牧师以及贵族才会修建专门的厕所,而绝大多数人都是在家里拉屎拉尿。

1665年夏天,查理二世和王室成员带着大批仆役到牛津度假,事后,当地一位古董商人的日记中写道:“虽然他们看上去衣冠齐整、快乐,但他们非常无礼和粗鲁。在他们离开时,所有的地方,烟囱里、书房里、卧室里、地窖里,到处都是粪便。”

而自诩浪漫优雅的法国人,甚至比英国人和其他欧洲人还要更加不讲卫生,就连皇宫和贵族府邸里也没有厕所,最多弄一个木头马桶——于是,大家便在壁炉、门后、墙上和阳台上随地大小便。

宫中甬道的每块石头上、宏伟的迎宾台阶上到处是大小便,一直到中世纪结束也毫无改观。

根据18世纪初期的记录,枫丹白露的人们当时还在“随地屙屎,街上粪便随处可见”……

总之,中世纪和文艺复兴之后的法国人,始终都是全欧洲最肮脏,最不讲卫生的邋遢鬼。哪怕是在金碧辉煌的凡尔赛宫里,最初也没有设计下水道、厕所和浴室……

国王与贵族如此,平民更是不堪。

当时的欧洲人,不仅在自己的家里随地大小便,在公众场合也是一样如此。在中世纪的法国,几乎每个城市的市场边上,都有一条自发形成的肮脏街道,如蹲屁股街、茅房巷等等,那些来市场赶集购物的人们就在街上露天大小便,连尿壶和粪坑都省了。

在法国南部的特鲁瓦城,这种“公厕”街道的名字叫木头街,并且很不巧地距离市政厅很近。17世纪时,饱受臭气困扰的特鲁瓦城法官们,曾经试图立法禁止人们继续把木头街当做露天厕所,结果竟然引发了一场民众骚乱。

一个由纺织师傅率领的代表团立即前往市政厅,抗议法官们侵犯基本人权!代表团的发言人如此声称:“我们的父辈在那里大便,现在我也在那里大便,我的孩子还会去那里大便!”

最后,焦头烂额的法官们不得不承认:特鲁瓦城的市民天生就有随地大小便的权力!

因为这个随地大小便的习惯,所以在中世纪之后的欧洲城市其实就是一个大粪坑。

中世纪的欧洲城市不但街道上堆满粪便没人管,更恶心的是欧洲城市居民都喜欢直接从窗口倾倒粪尿。

一直到17世纪的法国巴黎,才出台法令规定市民在白天不许从楼上倾倒粪尿,只有晚上才可以,但倾倒之前必须要先喊一声“注意尿”,以防引起不必要的治安纠纷……

那时欧洲城市的环境有多恶劣是现代人无法想象的。讲一个真实的历史故事——1776年美国打响独立战争,富兰克林漂洋过海到法国来求援,结果才刚进巴黎就被臭气熏昏,而那时的巴黎卫生状况,其实已经比中世纪有了很大改观……

——以上描述摘录自知乎用户老老王《大穿越时代,我们该穿越去哪里》,在此致谢!

因为欧洲人这样糟糕的卫生习惯,所以一直到19世纪,在我中华民族眼里,把这些全身臭气熏天,还随地大小便的欧洲人视为蛮夷不是没有道理啊。

同样,这些欧洲殖民者踏上美洲大陆时,就是一个个行走的病毒培养皿。

当欧洲殖民者征服美洲大陆之后,突然遇到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原住民都快死光了,谁来开发这片富饶的土地?

于是黑奴贸易应运而生。

3  悲惨的黑奴贸易

非洲大陆因为病毒的保护让欧洲殖民者无法征服,那就把非洲的黑人劳动力贩卖到美洲去盘活当地的土地资源!

这真是一个完美的商业模式,也是一个最残酷野蛮的商业模式。

大批欧洲奴隶贩子或者携带大炮火枪闯入黑人聚居地,或者与当地部落的酋长合作,在非洲广泛掠夺黑人作为奴隶,转卖到美洲成为种植园的奴隶劳工。

然后把美洲种植园的蔗糖、棉花、烟草运回欧洲出售获取暴利,再从欧洲收购工业品去非洲交换黑人奴隶,这个完美的商业循环就是臭名昭著的三角贸易。

图片

来源:搜狗百科

黑奴成为这个三角贸易模式关键的一环。只不过在这关键的一环中黑奴被欧洲殖民者当做一种商品,一种用工业品可以交换并且产出蔗糖、棉花、烟草的商品。

这个成熟而残酷的商业模式运行了400年,给欧洲殖民者创造了天文数字的财富。

在那个时代,三角贸易每一个环节利润都高得惊人。以贩卖黑奴为例,奴隶贩子在非洲购买黑奴的价格是25英镑——这还是工业品出售的价值,不包含工业品本身的利润,但是一个黑奴只要运到美洲就能卖到150英镑!毛利率高达600%!

这个环节唯一的成本就是运输。

奴隶贩子为了利润最大化,在运输黑奴时把船舱空间利用到了极致,每一寸空间都密密麻麻挤满了黑奴。

图片

英国运奴船剖面图

(来源:搜狐网)

在开往美洲的贩奴船中,一艘能容纳250人的船只一般要装载700—800人的黑奴,在这样狭窄拥挤的船舱里,黑人在运输过程中死亡率非常惊人,一般要达到40%以上。这个死亡率已经超过了最凶险的病毒。

病毒保护了非洲,却给非洲的黑人来带深重的苦难。

在有些时候,某些人类对同类的伤害远超最凶恶的病毒。

4  苦难的终结

非洲黑人苦难的命运终结于19世纪。原因是在这个时代,欧洲人的医学技术取得突破性发展!

医学技术的发展首先得益于物理学的突破。

在19世纪之前,西方医学主要依赖经验的推理和形而上学的思辨,但是物理学的发展让人类能够客观真实地认识世界。

所以,医学技术就转变为凭借物理、化学实验研究和对疾病实体细致的观察来建立现代医学理论。

具体而言,有三大科学发现奠定了现代医学技术。

能量守恒和转化定律:指导生物界的物质代谢运动;

生物进化论:奠定胚胎发育与遗传学;

显微镜技术的发展和细胞学说:奠定了基础医学;

给大家列举一下19世纪现代医学突飞猛进的成就,并且向以下科学家致敬:

细胞病理学

德国微尔啸(1821-1902)提出了细胞病理学理论,代表作有《细胞病理学》,他将疾病的原因归结为细胞形式和构造的改变,这是形态病理学发展史上的重大进步。

细菌学建立

巴斯德建立疾病细菌学理论,被喻为“免疫之父”。

创立巴氏消毒法(1857年),即低温杀菌法,是一种用于杀死各种病原菌的热处理方法。

发明细菌减毒活疫苗,发明鸡霍乱疫苗、减毒炭疽疫苗与狂犬疫苗。

德国细菌学家科勒

人工培养细菌成功,发明细菌染色镜检,发现炭疽杆菌、霍乱弧菌和结核杆菌。

药理学的独立与发展

1806年 鸦片—吗啡

1817年 吐根—吐根素

1819年 金鸡纳—奎宁

1821年 吗啡—吗啡因

1831年 人工合成氯仿(麻醉)

外科学

麻醉

辛普森将氯仿用于麻醉

1846年 威廉莫顿(美) 公开演示乙醚全麻手术

输血

1829 詹姆斯.布伦德尔(英) 解决人-人输血问题

1902 兰德.施泰纳(奥地利) 解决血型匹配问题

抗菌技术

匈牙利产科学教授塞麦尔威斯采用漂白粉消毒双手防止产褥热。

英国外科医生李斯特采用石炭酸清洗伤口,减少手术感染。

消毒法改革:煮沸、热烧消毒器械、穿隔离衣、酒精消毒、带口罩、带橡胶手套

19世纪医学技术的发展,击碎了非洲大陆病毒的金钟罩。于是,西方列强从19世纪中叶之后掀起对非洲大陆的瓜分狂潮。

图片

19世纪之前被病毒保护的非洲(来源:地窝图)

图片

19世纪之后被列强瓜分的非洲(来源:网络)

因为西方列强对非洲的殖民瓜分,非洲黑人也意外地摆脱了黑奴的命运。

19世纪之后,美洲大陆除了独立的美国就是西班牙、葡萄牙的殖民地,而非洲主要被英法德意等列强瓜分,其中英法占了绝大部分,在这种情况下,将非洲宝贵的黑人劳动力贩卖到美洲就不符合以英法为首列强的利益。

所以,从19世纪开始,英法两国摇身一变,成为反对黑奴贸易,“维护”黑人权益的急先锋。

1806年,英国议会通过一项法令:禁止英国奴隶贩子把奴隶运到外国殖民地和美洲各国;还禁止从英国的港口发出外国的奴隶船。

同年6月10日和14日,议会两院又分别通过了一项废除非洲黑人奴隶贸易的法令。这项法令宣布:“英国国王陛下决定,从1807年1月1日起,绝对禁止非洲奴隶贸易,绝对禁止以任何其他方式买卖、交换与运输奴隶和那些准备在非洲海岸或非洲任何地区出售、运输或作为奴隶使用的人,绝对禁止把上述人输进和输出非洲,上述活动均宣布为非法。”

法国在拿破仑“百日王朝”时,为赢得社会舆论,废除了黑奴贸易。拿破仑失败后,法国和英国签订了协议,英国同意法国在五年之内还可继续从非洲输出奴隶,法国则支持英国在维也纳会议上提出的禁止黑奴贸易的建议。

1831年11月30日路易·菲利浦政府又同英国签订了一个条约,禁止法国国民从事黑奴贸易和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参与黑奴贸易。

从欧洲大航海时代开始,一直到19世纪,非洲与美洲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现代医学与病毒的斗争史。

当病毒占上风的时候,非洲黑人成为被贩卖的黑奴,然后产生了臭名昭著的三角贸易模式。

当现代医学占上风时,非洲沦为殖民地,但是黑人反而摆脱了黑奴的悲惨命运。

据后世不完全统计,从15世纪到19 世纪中叶,非洲大致有1亿黑人被贩卖到美洲,这些黑人命运非常悲惨,或者大量在路途中死亡,或者被美洲种植园奴隶主残酷的虐待死于繁重的劳役,最后生存下来的不到1000万人。

5  报复欧洲

15世纪欧洲殖民者携带的病毒消灭了美洲的原住民,500年后来自美洲的病毒报复了欧洲。

1918年2月的最后一个星期,美国几名应征入伍的年轻人从正在流行“重感冒”的偏僻的哈斯克尔县来到了福斯顿军营。美国为了战争匆匆建造的兵站拥挤不堪,福斯顿军营也不例外。

1918年3月4日,福斯顿军营的第1例流感患者开始发病,到当天中午,患者数量超过100人,3周内,1100名士兵因病重需要住院。

由于军队不断在各军营间流动,流感很快在军营中蔓延开来。但是,当时欧洲战事吃紧,美国政府决定严密封锁消息,同时继续向欧洲派兵。

1918年3月, 84000名美国大兵开赴欧洲前线,次月,又有118000名美国大军渡洋参战。

战争期间,美国派遣到欧洲参战的人数达到150万人。很多美军士兵并没有活着登上欧洲大陆,他们在海上就已经发病并且死亡。

4月初,在美国人登陆的布雷斯特,流感开始出现,布雷斯特的法国海军司令部因为流感而瘫痪。此后,流感以惊人的速度席卷欧洲大陆和全世界,造成了一场空前的灾难。

在很大意义上可以认为,这场流感提前终结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病毒第一波攻击在1918年4月至7月,病毒由布雷斯特向全欧洲快速蔓延,这波攻击的特点是发病率高而死亡率低;第二波攻击是同年7月至11月,病毒席卷了欧、美、亚、非各大洲,其特点是发病率和死亡率都高;第三个高峰是在1919年1月至5月,这期间流感的致病力和死亡率有所下降。

西班牙流感死亡率高达2.5-5%,是全球有史以来最恐怖的一次流感,亚马逊河口的马拉若岛是当时世界上唯一没有感染报告的人类聚集地。流感甚至蔓延到了阿拉斯加,对流感毫无免疫力的因纽特人全村全村地死亡。

图片

与以往的流感不同,西班牙流感死亡率最高的群体,是20-35岁的青壮年,换句话说,是战争的主力。

这次流感被称为西班牙流感,并非因为疫源地在西班牙,当时参战各国都严密封锁消息,流感的疫情并不为外界所知。

西班牙因为没有参战,所以没有对疫情进行封锁,媒体对疾病的报道比较多。

这次流感造成了西班牙800万人感染,约17万人死亡。马德里1/3的市民感染了流感,其中包括西班牙国王。

交战双方被迫结束战争。     

美国因流感死亡了54.8万人,占全国人口的0.5%。1918年美国人口平均寿命下降12岁。美国不得不动用全部力量对抗流感,全民动员支援战争,变成了全民动员对抗流感。

英国因流感死亡21.5万人。仅1918年4月,英军就有3.1万人染病。到5月,英国皇家海军有10%的部队感染了流感,整整3周时间无法作战。流感爆发期间,英格兰平均每周死亡人数达4482人,连国王乔治五世也被感染。

法国因流感死亡人数是16.6万人。在巴黎,平均每周有1200人丧生。6月上旬,在德军发动猛攻的当口,近2000名法军因感染流感不得不撤出战场。

同盟国的情况同样很糟糕。

德国因流感死亡人数是22.5万人。为了在美军大部队到达前结束战争,德军3月起发动了一系列进攻。勇敢的德军士兵冲进对方的战壕,也接收了对方留下的流感病毒。

4月下旬,正策划发起新一轮进攻的德国统帅鲁登道夫得到消息:德军队伍爆发流感。3月到8月,流感加上战争伤亡,德军减员80万人,整个德军部队三成士兵因流感减员。德军士气低落,逃兵四起。

流感死亡率最高的是年轻人,而这些人正是支撑战争的主力。各国政府都急于摆脱战争,集中全国力量用于对抗这个更恐怖的敌人。

1918年11月,德国基尔港水兵起义,此后起义遍及全国,德国的战争机器首先熄火了。德皇威廉外逃,德国政府向协约国求和,而协约国也已经没有力气再打下去了。

1918年11月11日,德国政府代表埃尔茨贝格尔同协约国联军总司令福煦在法国东北部贡比涅森林的雷东德车站签署停战协定。战胜国鸣放礼炮101响,宣布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

即使到了20世纪,病毒依然能够影响历史。

6  敬畏之心

病毒其实分子结构很简单,就是被一层蛋白质包裹的DNA或RNA,理论上只要摧毁这层蛋白质外壳,就可以干掉病毒。

图片

病毒结构(来源:搜狐网)

所以,当病毒在体外时消灭很容易,或者高温加热,或者使用酒精或者消毒液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干掉病毒。但是病毒在人体里就麻烦多了,人类花了一百多年的时间也没解决如何在人体内干掉病毒的问题。

这是现代医学无能吗?

不是!这是现代物理学停滞不前的后果。

我们现代物理学基础理论还停留在爱因斯坦时代,对宏观世界的认识已经达到一定的高度,但是对微观世界的认识却非常苍白。

大家知道我们基础物理怎么研究微观世界吗?

唯一的工具就是高能粒子对撞机,把微观粒子加速到高速去撞击原子核,然后看看被撞碎的原子核有啥结构。

就这么撞了几十年,也没有突破性的进展。

病毒的尺度与原子一样,都是纳米级。在这个尺度的微观世界人类的认识非常浅薄。我甚至可以预言,人类如果不能在微观世界的认识取得突破,我们可能永远无法消灭人体内的病毒——不管是感冒病毒还是乙肝病毒。

其实,人类社会对抗病毒的方法还很原始,一个是靠良好的卫生习惯,一个就是靠我们自身的免疫系统。

1900年全人类的平均寿命是40岁,到了21世纪提高到70岁。这个寿命的飞跃其实就是靠两样东西:凉白开与疫苗。

凉白开就是通过高温加热消灭饮用水的细菌与病毒,这玩意看着很简单,但是要全民普及却需要相当程度的工业化水平。

让老百姓基础燃料用化石燃料(煤炭、天然气)来替代生物燃料(木柴)。因为生物燃料生长周期太慢,而且能效太低,只有使用化石燃料才能解决让全民喝上凉白开的难题。

以中国为例,1952年我们煤炭产量只有3700万吨,到了1978年达到6.1亿吨,煤炭产量大增解决了农村的燃料问题,与之相对应的就是中国国民平均年龄从1952年的45岁,到1978年增长到67岁。

按:详见我的文章《苦难的行军》。另外印度为什么各种恶性传染病此起彼伏,就是印度广大的农村很多地方还喝不上凉白开。

疫苗就是毒性被人为降低的病毒,将这个弱化版的病毒注射到人体内,让人体的免疫系统来练级打怪,从而拥有对抗病毒的“记忆”。

有了这个记忆,当真正的病毒进入人体后,我们的免疫系统就能干掉它。

所以,现在的小孩从出生之后就要打几十种疫苗——其实就是让小孩的免疫系统拥有对几十种病毒的“记忆”,这种方法虽然原始而且呆板,却是人类目前最好的对付病毒方法。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病毒变异能力太强,比如流感病毒几乎每年就换一个新花样来骚扰我们人类——相当于化了妆的敌人,让我们免疫系统即使有之前病毒版本的“记忆”,却识别不出这款新型的病毒。

病毒越来越强,而人类的免疫力却在下降。从19世纪到21世纪,人类的平均体温下降了0.4度,医学研究表现,体温每降低1度,免疫力就会下降30%以上,而体温每升高1度,免疫力就会提高5—6倍!蝙蝠强悍的免疫力就是靠常年保持40度以上的高温维持的。

写这么多就是一个意思,大家不要对现代医学太迷信,我们现在的医学水平与大自然无数种病毒相比——如同刚刚学会生火的原始人类,存在着太多无法应付的猛兽毒虫威胁着我们的生命。

人类一定要对大自然有敬畏之心,一定要学会与自然以及野生动物和谐相处。如果我们破坏了这种和谐关系,就一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病毒就是修正人类不当行为的一种自然工具。


网盟彩票平台,网盟彩票官网,网盟彩票网址,网盟彩票下载,网盟彩票app,网盟彩票开户,网盟彩票投注,网盟彩票购彩,网盟彩票注册,网盟彩票登录,网盟彩票邀请码,网盟彩票技巧,网盟彩票手机版,网盟彩票靠谱吗,网盟彩票走势图,网盟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网盟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