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容部分

作者:admin 2021-04-21 13:13 浏览

南昌,汉时叫豫章,隋唐称洪州,也就是《滕王阁序》开头所说的,“豫章故郡,洪都新府。” 1300多年前,26岁的王勃在滕王阁宴席间挥毫写下千古名篇,江南大都会的盛况跃然纸上。次年,年轻的王勃渡海落水而逝,彼时的南昌,正爆发着青春活力。 诗人给了这座城“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美誉,山环水绕的南昌,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江南水乡。此后千年,南昌文化昌盛,有过“朝士半江西”的盛况,经济繁荣,江右商帮曾纵横天下,英雄辈出,那是军旗升起的地方。

如今,其认定的竞争对手长沙、武汉频频成为热搜里的网红城市,南昌却和近代没落的江西一样显得无比沉默,似乎只有在二线城市的竞争中,才能偶尔看到这个江西省会的身影。 有人说,南昌就是“古时南方昌盛之地,现时难以昌盛之地”。南昌,真的难昌吗?  1.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自古以来,南昌都是一座典型的江南城市,但因其地处内陆,很多人淡忘了江右这一抹湖光水色。

图片

点击放大观看南昌位于鄱阳湖西南岸,赣江横穿城市中心而过,流水潺潺,汇成烟波浩渺的江南水乡。据统计,南昌水域面积达2204平方公里,有数百个大小湖泊,接近整个城市面积的三成。东湖区、西湖区、青山湖区等辖区,几乎都是傍水而建,湖泊之间宝贵的陆地,很多是先民排水疏浚填土的成果,不知经过多少代人的建设,才造出这座水上城市。

图片

点击放大观看

 南昌城在湖中、湖在城中,城内四小湖、城外四大湖都是景色秀丽的城市名片。还有市内最大的内陆天然湖泊——瑶湖,瑶湖水面为城内城外八湖的总和,春夏荷花吐香,秋冬水鸟遨游,沿湖八景都有历史典故。

图片

点击放大观看

 青山湖在赣江下游,湖岸曲折迂回,与南昌大学老校区相邻。 东湖,为南昌千年名胜百花洲之所在,沿岸有蒋介石南昌行营、八一公园等近代历史旧址。 南昌市区西南隅的象湖,因为湖面似一头大象而得名,湖中小岛是道教圣地的正一派道场——南昌万寿宫。

 九龙湖独具现代感,与其他富有古典特色的湖泊不同,它是南昌红谷滩新区的重要组成部分。红谷滩本来是水鸟栖息之地,古称鸿鹄滩,取谐音演化为“红谷滩”,南昌CBD的名字,是这么来的。 

一江通三河,九龙串十珠,这就是水网密布的南昌,其中的“九龙”指城内水系,“十珠”就是指湖泊。城区居民出门步行20分钟,就可以看到一片水。

 若在秋日夕阳西下时,登上滕王阁远眺,还能依稀看见“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神韵,有一种穿越时空的震撼,千年文风不散,古人诚不我欺。 湖泊如珍珠散落一地,带来了勃勃生机,唤醒南昌两千年的繁华昌盛。  2.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 目光穿梭两千多年的时空,南昌诞生之初,是一块文化交融的土地。春秋时,孔子弟子澹台灭明南下长江,将中原文化远播南疆,在这片吴楚接壤的地区开坛讲学。江右之地在先哲尚文崇礼的教导下,开始孕育一座新城。

 公元前202年,汉高祖刘邦命开国功臣灌婴平定江南。灌婴驻军于豫章郡,率领部下在吴楚之间筑城为郡治,时人将这座方圆十里的新城称为灌城,汉朝取“昌大南疆”之意,定名“南昌”,旧址在今南昌火车站东南4公里处。这就是,南昌2200年建城史的起源。

当时,南昌城池狭小,东南面都是一片泽国,西晋永嘉南渡后,北方难民大量涌入,渐渐超出了古城的负荷。为了抵御江河洪流、接纳更多人口,南昌人在道士许逊的带领下,向西北方向濒临鄱阳湖、赣江一带迁移,重辟城垣。这是南昌建城以来的首次,也是唯一一次迁址。 因此,许逊在后世成为当地最重要的地方神之一,有许真君镇蛟龙等神话传说,南昌万寿宫就是为了供奉许逊所建。万寿宫东边、西北山门有10米高的石砌牌坊,上书“永镇江城”、“昌大南疆”、“西江福地”等,分别为王羲之、苏轼、黄庭坚所题。后来,赣商将其信仰传播到全国各地。 晋代之后,南昌扎根于今江西省中部偏北的赣抚之滨、鄱阳湖南。正如前文所述,南昌既是内陆城市,也是江南水乡。鄱阳湖平原是南方难得一见的大面积连片平原,而整个南昌地区,基本在这一片湖滨平原上,全市最高点的梅岭主峰,海拔也只有841米。在江湖的滋养下,稻田、菜畦、鱼塘、莲湖纵横交错。得天独厚的城址,让南昌有了雄踞江右的底气。 

图片

点击放大观看 自汉代豫章郡,到隋唐的洪州、宋元的隆兴府(宋孝宗继位前曾封藩王于洪州,即位后以年号为地名,升其为隆兴府),历代郡、州、府均在此设置。元末鄱阳湖大战后,朱元璋大破陈友谅,占据江西全境,再次将这座城更名为南昌,沿用至今。1926年,蒋介石率领的北伐军攻克南昌,正式设市,由省直辖,此地一度成为全国的军政中心。解放后,这座最先升起军旗的“英雄城”,又成为江西省人民政府所驻地。可以说,两千年多来,南昌一直是江西的中心城市。

 王勃《滕王阁序》写道,南昌“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在两千年的城市史中,南昌曾凭借其位于中间地带的地利,成为兵家、商贾必争之地,南面依托广东,北面连接内地,号称“吴头楚尾,粤户闽庭”,赣江沿岸的商埠大都经济发达。 成也交通,败也交通。近代以后,南昌,乃至整个江西省历经太平天国、两次国内革命战争和抗日战争的巨大消耗,随着中外贸易重心由广州转移到上海,又失去了国内外的经济干道,反而成为一个交通死角。直至近年,南下北上的高铁到了江西还绕着走,省会南昌成为孤独的高铁洼地,本地人也有“环江西高铁带”的自我调侃。 

图片

环江西高铁带,截图自CNTV

南昌,难昌。我们竟渐渐忘了,南昌如武汉,也是江湖之城,如苏杭,也是江南水乡,如《滕王阁序》所说的,“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3.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 2015年,南昌市一座西汉古墓的发掘轰动全国。这是我国迄今发现的保存最完好的汉代列侯陵寝,打破了中国考古界一系列纪录,出土了堆积如山的金板、麟趾金与钱币、数以千计的简牍,以及目前最早的孔子画像——孔子屏风。

墓主的身份经过专家证实,为西汉废帝、海昏侯刘贺。散落于墓室中的大量金器,原本是要献给皇帝的酎金。

图片

 公元前63年,只当了27天皇帝的刘贺被封到鄱阳湖畔的海昏国。海昏国,即位于今南昌市新建区。4年后,刘贺病逝于此,一埋就是2000多年。海昏侯墓中前所未见的巨量金器,无声地诉说着豫章故郡的富庶。 

而今,江西仍是一个矿产资源丰富的省份,坐拥亚洲最大的铜矿厂与中国最大的铜冶炼厂。南昌人凭借如此丰富的资源,用勤劳智慧的双手,制造了新中国第一架飞机、第一批海防导弹、第一辆摩托车。南昌市委书记曾经自豪地说,航空是南昌产业的一块“宝”。包括洪都航空工业集团(原南昌飞机制造公司)在内,江西全省有多家飞机制造公司,这在全国是极少见的。

南昌飞机制造公司创建于1951年,曾造出了强-5、歼-12等一个时代记忆的作战飞机。很多人不知道,电子信息与新能源产业也是南昌的重点项目,近年手机触摸屏的出货量,南昌是全世界第一。 “物华天宝”这四个字,南昌当之无愧,自古皆然。 南昌一带曾是江西最早的“瓷都”。洪州窑,发端于东汉晚期,在约800年历史中烧造出精美的青瓷,远销海内外,唐玄宗、“茶圣”陆羽都曾用过洪州瓷。经过考古发现后,洪州窑填补了中国陶瓷史的空白,其历史比景德镇还要早一千余年。

同样始建于唐代,唐太宗之弟滕王李元婴创建的滕王阁,一千多年来经历29次重修,至今衔山临江,屹立不倒,为江南三大名楼之一,年轻的才子王勃正是在此赋诗作文,笔落成惊世名篇《滕王阁序》。后来,滕王阁也是享誉江南的古戏台。400年前,汤显祖在此开启“因情成梦,因梦成戏”的创作之路,《牡丹亭》的首次公演就在滕王阁。我们已不得而知,当汤显祖第一次在舞台上看到他的“丽娘”时,是否曾经热泪盈眶。 外地人可能听不懂戏曲,但应该听说过,南昌人爱吃也是出了名的,南昌菜为赣菜菜系的代表之一,讲究辣、烂、脆、嫩,或辣得纯粹,或鲜香可口。藜蒿炒腊肉、鄱阳湖胖鱼头、竹筒粉蒸肠等等,都是南昌及其周边城市的名菜。 

别的不说,最接地气的拌粉和瓦罐汤,在南昌的街头随处可见,硕大的瓦罐立于店铺门前,有点儿像大门口保安,一下就吸引住了目光。  4.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 《滕王阁序》中,王勃神来之笔,用了一个南昌本地人的典故。汉代的徐稚是一位不慕荣利的名士,居住在今南昌徐家坊一带,被称为“徐孺子”。时任豫章太守陈蕃为一代大儒,平时不接待宾客,只为徐稚专门设一榻,相谈甚欢,如果是别人来了就把榻挂起,表示只有徐稚可以坐。这就是“徐孺下陈蕃之榻”的故事。南昌人慕先贤之风,西湖区至今还有孺子路。 值得一提的是,南昌以历史名人命名的道路数量为全国之最。许多地名是为了纪念诞生于南昌,或与南昌有关的历史人物。

图片

点击放大观看

 西湖区的灌婴路,以筑城的西汉名将灌婴命名。抚河西侧的子安路,以唐代诗人王勃命名。洪都大市场东侧的安石路,以北宋改革家王安石命名。象山北路、象山南路,以南宋理学家陆九渊命名。叠山路,以绝食而死的抗元志士谢枋得命名。连接八一大桥的阳明路,以明代大儒王阳明命名。个山路,以明末清初画家八大山人命名。还有渊明路(陶渊明)、永叔路(欧阳修,字永叔)、子固路(曾巩,字子固)、紫阳大道(朱熹,别号紫阳)…… 

哪怕不算上南昌高校的校道,南昌市内的名人道路就已不下四十条,走在街道上,可以感受到南昌历史的厚重感,这在全国范围内都算得上是一大奇景。 

这些历史名人中,不少人生在江西,长在江西。自宋代开始,江西经济、文化两开花,唐宋八大家,江西就占了仨。南昌的豫章书院,为江西四大书院之一,出过的大咖包括朱熹的师祖罗从彦、近代禁烟第一人黄爵滋。 明代,江西南昌、吉安、抚州、建昌是“进士之乡”,撑起了帝国官场的半边天。这一时期江西人的高光时刻,是明成祖年间的第一场科举考试,前七名全是江西人。

明代,南昌是才子佳人相会之地,除了在此完成《牡丹亭》首演的汤显祖,王阳明还在南昌平定了宁王朱宸濠之乱。南昌是宁王的封地,初代宁王是朱棣的十七弟朱权,他被胁迫参加了靖难之役,完事后却被朱棣改封到南昌。明正德年间,朱权的后裔朱宸濠举兵叛乱,仅仅过去43天就被王阳明平定,成了明代的一场荒唐闹剧。当时,穷困潦倒的唐伯虎也来南昌投奔宁王。宁王这么一闹,唐伯虎反而没能在南昌留下佳话,只好装疯卖傻,躲过一劫。 宁王一脉世居南昌,最有名的一个后代是朱耷,明亡后,朱耷住南昌青云谱道院,一心创作书画,将对世俗的态度绘入画中。他有个响亮的外号,叫“八大山人”。

同样是在明代,贛商崛起。一直到清代前期,江西商业繁荣,江西商人将本省的瓷器、长江三角洲的丝绸、闽浙的茶叶等外贸商品运往广州出口,同时将各省货物南调北运,在近代以前凭借江西的地利如鱼得水。 明代张瀚《松窗梦语》记载:“今天下财货于京师,而半产于东南,故百工技艺之刃亦多出于东南,江右为最。”

 贛商,在历史上也被称为“江右商帮”。江右商帮将南昌本地的信仰传播四方,各地的江西会馆均以万寿宫命名,江右商帮的生意做到哪里,万寿宫就建在哪里,代表着来自许真君的庇佑,也象征着江右商帮的家乡。现在在其他省市见到万寿宫,就可猜到这是当年赣商风光无限的地方。 近现代之后,江西没落了,省会南昌也被黑得很惨,可说起这座城市的光辉事迹,那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南昌是打响第一枪的英雄之城,创建革命军队的的摇篮。1927年八一起义选在南昌是历史的选择,当时,南昌有南浔铁路、赣江天险可组织转移、防守,更可以打通前往国民革命发源地广东的捷径,即使事与愿违,此后数年历经曲折,但这场起义终究唤醒了一代人的热血。纪念南昌起义的八一广场,曾是建国后仅次于天安门广场的城市广场,南昌的地位不言而喻。 

南昌两千年文脉没有断绝。南昌大学是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其“实体清单”的第一所中国高校。被打上黑名单“制裁”,本来不是什么好事,结果这事儿成了免费招生广告,很多人看到这条新闻,才了解这所卧龙藏虎的名校。周边省市形成了“环江西985高校圈”,省内唯一的211名校南昌大学却得到了举全省之力办学的待遇,实力不容小觑。  5.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近几年,南昌正在经历成长的阵痛。老城区以象山路为界,两侧有油行街、米市街、醋巷等富有生活气息的老街,其中蛤蟆街是老南昌最有名的一条吃街(官方名叫豫章后街),长约500米的夜市热闹非凡,摊主们都忙不过来。

 2014年后,南昌老城区进行整体拆迁改造,铁街的敲击声逐渐沉寂,翘步街的裁缝还在传承千年工艺,依水而兴的广润门码头只剩下斑驳木板、青砖黛瓦,在倾诉江右商帮走南闯北的创业历程,依稀可见江南水乡气韵。记忆中的老南昌还在,老街老巷经过改造,百年新旧与共。

 前几年,南昌的目标是“看住太原,咬住合肥,盯住长沙,赶超武汉”。新的CBD红谷滩新区已在赣江西岸拔地而起,高铁建设相对滞后的江西,将以省会南昌为中心形成“米字型”高铁枢纽,进一步融入全国高铁网。

图片

点击放大观看现在看来,南昌实现这个小目标似乎有些吃力。从当代视角来看,南昌是唯一一个与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和闽东南经济区相毗邻的省会城市,可谓承东启西,纵贯南北,水运可经赣江入长江,再出东海,是东部沿海发达地区产业梯度转移的理想地区。当然,这也存在一定弊端,周边发达地区常把江西的人才吸引走了,有些上饶人就近去了长三角,赣州人去了珠三角,抚州人去了闽东南。南昌GDP还在为突破6000亿而努力,长沙、武汉等城市2019年GDP都已超万亿。 但南昌有自己的底牌。南昌的经济比竞争对手增长缓慢,环保工作可做得杠杠的,在中部六个省会城市中,南昌空气质量排名第一。好山、好水、好空气,也是另一种“强省会”战略,在环保与发展的矛盾中,南昌不可避免地流失了部分GDP。南昌在追寻江右商帮富甲天下的旧梦,也在再现秋水长天的盛景。

半个世纪前,失落的南昌曾与一位伟人相遇。南昌步兵学校与江西新建县拖拉机修造厂之间,有一条特殊的小路,长1.5公里。一位老人传奇般的“三起三落”,有两次结缘江西,他在这条小路上下班,走了三年零四个月。这条沙石小路,如今被称为“小平小道”。

我们已不知,后来那些伟大构想有多少诞生于南昌。但老人曾说:“我们的改革开放事业刚刚起步,任重而道远,前进中还会遇到一些曲折。”这番话,或许也可以作为对南昌的祝福。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南昌凭山、倚湖、临江,独自盛世逍遥,也在等待着振兴的那一天。愿南昌,不再难昌。

参考文献

[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中华书局,2005

周天安,黄敬苏:《南昌饮食》,江西人民出版社,2010

程维:《南昌人》,南京大学出版社,2013

艾绍强:《江西:找回中国人的信仰世界》,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4

喻风林:《南昌历史人物》,江西人民出版社,2016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首都博物馆 :《五色炫曜: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江西人民出版社,2016

陈良运:《<滕王阁序>成文经过考述》,南昌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3年第3期

张小健:《江右商帮兴衰研究(1368-1911)》,华中师范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5年

吴跃强、王飞波:《南昌城区形成“一江通三河、九龙串十珠”水系格局》,南昌晚报2016年4月22日


网盟彩票平台,网盟彩票官网,网盟彩票网址,网盟彩票下载,网盟彩票app,网盟彩票开户,网盟彩票投注,网盟彩票购彩,网盟彩票注册,网盟彩票登录,网盟彩票邀请码,网盟彩票技巧,网盟彩票手机版,网盟彩票靠谱吗,网盟彩票走势图,网盟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网盟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